【第164期】遲發的一封信:丹東行感懷

文/葉蔚南

父親大人膝下:

孩兒參加夏潮聯合會的參訪團,於2017年11月17日抵丹東市。

台灣文學家葉榮鐘之子葉蔚南。

台灣文學家葉榮鐘之子葉蔚南。

1967年1月18日您寫下了〈祖國河山的一角——東北安東縣的印象〉,收於《半壁書齋隨筆——小屋大車集》的這篇文章一直在我心裏縈繞不去,午夜夢迴時,偶爾還是會想起它。五十年後,孩兒終於來到了當年您說的祖國河山的一角——安東縣。 Continue reading

【第162期】西奴風與落花生: 評史書美的「華語語系」概念(網路完整版)

文/趙剛(東海大學社會系教授)

1 家國身世:離散者的反離散

兩年多前的一個柚子花開時節,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史書美教授,參加了中國香港大學的一個關於「烏托邦」的研討會,我恰好也參加了,但惜乎無緣交談。我不記得史書美報告的題目了,但我還記得我在那場研討會說了一個名符其實的冷笑話。我是這麼開始我的報告的:「今天會場的冷氣開得如此強,提醒我,我到了香港了。」二十年前的炎夏裡,我去香港開過會,凍過。而我總是會把那樣的夏日低溫,與記憶裡的一張好像是文革時期一群在香港島上的某塊精緻綠草地上穿著盛裝笑逐顏開打著某種球的港英紳士的老照片,聯繫在一塊兒。其實,記憶裡的美國冷氣也開得煞冷。 Continue reading

【第159期】回收場

回收場文/杜哈

約莫快下班的時候,小羅大步登登地上到馬教授在二樓的宿舍,送來新一期學報。自從前任系主任老林走後,沒人要幹這事,開系會時,就有人說,用寄的不就得了,小羅不喜歡說話的那個人,就說,馬老師都還住在學校裡頭,用寄的是不是有點不近人情呢? Continue reading

【第160期】有情的社會主義文藝家:管窺錢谷融先生

錢谷融006文/黃文倩

微信傳來錢谷融先生於2017年9月28日教師節世逝於上海華山醫院。

台灣的文化圈與學術圈,對錢谷融先生大抵相當陌生,儘管拜網路科技發達,其基本背景不難略知。1919年,先生出生於江蘇武進,早年畢業於中央大學師範學院國文系,新中國建國後,上海成立了華東師範大學(目前為大陸985重點高校),錢先生開始在此教書與研究,但由於受到50年代中「反右」運動,及60、70年代的文革影響,學術生涯長達38年僅擔任講師,一直到改革開放後才被正名為教授。2000年錢先生正式退休,才終於迎來了日隆的聲譽──2008年,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了《錢谷融論文學》、《錢谷融研究資料選》及《錢谷融文藝思想初探》,肯定其文藝理論、思想與審美的豐富與深度。 Continue reading

【第150期】我是范雨素(下)

文/范雨素

5

我所居住的北京皮村是一個很有趣味的村子。中國人都知道,京郊農民戶戶都是千萬富翁,他們的房產老值錢了。土豪炫富都是炫車炫表,炫皮包,炫衣食。這些炫法,我們皮村都不屑。我們皮村群眾炫的是狗,比誰家養的狗多。我在皮村認識的工友郭福來是河北吳橋人,在皮村做建築工,住在工棚裡。皮村的一位村民,每天領著一支由十二隻狗組成的狗軍隊,去工棚巡視,羞辱住在工棚裡的農民工。郭福來冷冷地寫了一篇《皮村記狗》,發表在《北京文學》,表達農民工的心聲。 Continue reading

【第149期】我是范雨素(上)

文/范雨素

1

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猝讀的書,命運把我裝訂得極為拙劣。

我是湖北襄陽人,12歲那年在老家開始做鄉村小學的民辦老師。如果我不離開老家,一直做下去,就會轉成正式教師。

我不能忍受在鄉下坐井觀天的枯燥日子,來到了北京。我要看看大世界。那年我20歲。

來北京以後,過得不順暢。主要因為我懶散,手腳不利索,笨。別人花半個小時幹完的活,我花三個小時也幹不完。手太笨了,比一般的人都笨。上飯館做服務員,我端著盤子上菜,楞會摔一跤,把盤子打碎。掙點錢只是能讓自己餓不死。

我在北京蹉跎了兩年,覺得自己是一個看不到理想火苗的人。便和一個東北人結婚,草草地把自己嫁了。 Continue reading

【第148期】大陸報導文學~塘約道路(3):從廢墟中抱團站起

 

王宏甲的報導文學作品《塘約道路》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王宏甲的報導文學作品《塘約道路》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文/王宏甲

現在說塘約村的土地流轉中心,由曹友明掛帥。

具體操作時,有些村民還是有顧慮的。如果一一去動員,則工作量巨大,去動員的幹部也不一定都能講得準確,於是由曹友明執筆,最初是以村支兩委的名義(後來也以土地流轉中心的名義)給全體村民寫信,印刷了發到各家各戶。類似的信,後來多次在塘約村的改革發展進程中出現。 Continue reading

【第147期】大陸報導文學:塘約道路(2)~從廢墟中抱團站起

塘約村書記左文學在合作社的農地裡向記者解說該村的農業生產。

塘約村書記左文學在合作社的農地裡向記者解說該村的農業生產。

文/王宏甲

(四)塘約村的十一人幹部會 

二〇一四年六月五日晚,「村支兩委」十一位成員齊聚村委樓。小樓還是改革開放前夕生產大隊那時蓋的,如今已破舊不堪,屋頂滴滴答答漏雨。

「今天周書記問我:為什麽不成立合作社?」左文學直接點明了會議主題。 Continue reading

【第146期】大陸報導文學:從廢墟之中抱團站起~塘約道路(1)

 

塘約村遠景。

塘約村遠景。

文/王宏甲

海,昨天退去。

出現在眼前的山,從天上俯瞰,宛若無數遠古征戰的帳篷安紮在大地。它不像太行山、神農架或者歐洲的阿爾卑斯山那樣連綿不絕,多是一座一座平地而起。好像有一隻上帝之手,曾經在這裡做遊戲,造了這麽多小山峰。

這裡的山,便是兩億年前海底世界的景觀。在這些高度差別不大的群山之間,曾經有許多海底生物在「山」與「山」之間遊弋,是兩億年前海底的自然力量造就了這裡特有的群山。 Continue reading

【第145期】從現代走向現實的歷程:詩人施善繼

施善繼文/陳文發

初識詩人施善繼老師,是我1985年就讀國中三年級上學期,在國文課本第五冊第四課裡,讀到他那首109行的敘事長詩〈小耘週歲〉,記得那年還在《生活週記》上,寫了〈小耘週歲〉的讀書心得。直到二十年後的2005年底,參加夏潮聯合會舉辦,為期十八週「夏潮報導攝影文藝工作坊」課程外的活動中,才初次見到作者本人,還有他太太曾淑霞老師。往後也是在夏潮舉辦的講座中,帶了我收藏的《傘季》與《施善繼詩選》,請他簽名。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