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期】導讀〈鄉村的教師〉的現實感:革命徬徨,和不可得的革命主體(下)

文╱張立本

(本節續前期)吳錦翔面對兩次大震盪,村人們卻無法感受。村人也因此全然不能觸及、感受、理解吳錦翔之所思,故當吳錦翔維持基本道德底線而墮落,村人們理所當然地稱他為「愚誠」。

吳錦翔死前兩個半月,在那場席筵上說出了使得大家都從笑笑轉而「噤著」的吃人的事。爾後,事情傳遍了,吳錦翔到處遇見異樣的眼色,學生們談論著,婦女們在他的背後竊竊耳語,課堂上的學童都用死屍一般的眼睛盯着著他。然而-村人們本來就是這樣面對奇談的。 Continue reading

【第135期】導讀〈鄉村的教師〉的現實感:革命徬徨,和不可得的革命主體(中)

陳映真,與長置案前的魯迅坐像。(陳文發攝影,經作者同意刊載)

陳映真,與長置案前的魯迅坐像。(陳文發攝影,經作者同意刊載)

文╱張立本

革命徬徨:「不完全改革」的空想調

深讀吳錦翔的「冒瀆地笑」、他的「悲哀」、他感受的「滑稽」,須回到至為關鍵的「省內的騷動和中國的動亂的觸角」再展開。騷動與動亂,誠然觸動吳錦翔知識上的現實化,但也勾動了他的徬徨。 Continue reading

【第134期】導讀〈鄉村的教師〉的現實感-革命徬徨,和不可得的革命主體(上)

文╱張立本

重讀╱深讀陳映真

讀者長期慣以特定視角讀陳映真小說,特別是愈早的小說,愈容易將小說主角讀成陳映真。如吳錦翔,惶惶的左派青年,似因改革無望而走向自殺;曖昧不明的文學結構,或角色的自我陳述,似證成〈試論陳映真〉中空想小資產階級性,或個人抑鬱情緒。讀者從中尋找自己所認識或自覺認識的陳映真形象。此種過快的直接疊合,也取消人們的動機:我們都知道陳映真,陳映真是左派,是統派。只是如此?我們已經知道陳映真了嗎? Continue reading

【第133期】圍繞著「陳映真」的論爭評議

編按:關於近日圍繞著陳映真的論爭,本期推出評議文章一篇,以及趙剛一文,以期使參與論爭的論者的討論能夠有深化的意義,不枉論者的筆墨與精力浪費於口沫之間。

楊翠在臉書回應藍博洲的截圖

楊翠在臉書回應藍博洲的截圖

文/高維宏(彰化師範大學台文所畢業生)

一、失焦的論爭

近日朱宥勳與趙剛關於陳映真的筆戰過後兩日,楊翠發表文章回應趙剛,認為趙剛「你覺得當代台灣魯迅傳統已死,你慨嘆大師孤獨繼承,那就到中國去尋找知音,去成群結隊。」並指控藍博洲撰文攻擊病重的台文所教授陳建忠。藍博洲回文澄清,趙剛則回文批評楊翠的排他性論述。可惜的是楊翠未對藍博洲的澄清作任何回應,反而再撰文批評趙剛斷章取義。

除此以外,論戰雙方皆涉及簡化或全稱式批評的誤區。像是把朱宥勳等同於台文所進而對台文所全體進行批評。一來朱宥勳並未自認代表台文所全體,儘管他自恃台灣文學的專業知識要求趙剛補課。二來台文所之中也有持各種立場的研究者,不宜這麼鐵板一塊地概而論之。至於把趙或藍的看法定調為「你認為美帝萬惡,中帝良善」之類的發言,同樣為非學術性的討論,反而有簡化扭曲對方的看法與「扣帽子」的嫌疑。 Continue reading

【第133期】等待商榷

趙剛文/趙剛

我的〈回應「網紅」朱宥勳〉一文,在我的臉書頁上發佈以來,受到的關注之多,──公開的、私下的──堪稱為我的臉書參與史「創下新高」。一個朋友調侃我說:「你也快變成網紅了!」我聽了,其實一點兒也沒有不高興,因為我其實也常上網看那位「集美貌與才華於一身」的網紅「Papi 醬」的。當然,我心底兒還是明亮亮的,我既沒那些個條件,也更沒那個意願;幾十年了,我的職業就是教書,此外,也做點自己打從心裡喜歡,同時也做得來的研究。 Continue reading

【第132期】回應朱宥勳的現代主義文學觀

Image

文/高維宏(台文所碩士)

八月底,趙剛於苦勞網發表了〈「不合時宜的」陳映真文學〉一文。幾日後,青年作家朱宥勳於網路上回應〈趙剛教授,您或許還是需要一點台灣文學〉,勸告趙剛教授多讀點台灣文學。隔日趙剛於臉書上貼了〈回應「網紅」朱宥勳〉一文,當晚朱宥勳亦於臉書上回文,說「我提出了的很大一塊東西,並非對方熟悉的,所以大概也沒辦法做什麼具體反駁吧。」青年作家批評前輩學者,認為其不僅書讀得不夠,還假借陳映真論述自己左統派的政治立場。借助新興媒體,雙方都得以迅速回應,加上各自支持者之間的推波助瀾。使得這場爭論看似頗有「論戰」的氛圍。 Continue reading

【第127期】重訪左右之爭下的葉榮鐘

文/林柏儀

我在1999年進入到大學就讀。大約在2000年中,我開始積極參加了台大的學生運動社團「大學新聞社」。雖然「大學新聞社」因為在1990年代中期出現「斷層」,而在思想路線與傳承訓練上,沒有那麼地明確。但在我參加時,大體上來說社團還是有一定的「社運認同」,或是模糊的「左翼認同」。而當時各校的學運社團(或被稱為「異議性社團」)也多半仍相對重視對各類左翼思潮的學習,以及認識當前各種社會運動的實踐。 Continue reading

【第126期】也談中央書局

莊垂勝創立的中央書局舊址今昔對比。(網路圖片)

莊垂勝創立的中央書局舊址今昔對比。(網路圖片)

文/葉蔚南

中央書局創立於1927年1日3日,到1998年因財務困難而結束營業。在這漫長的七十年歲月中,它經歷了日據的殖民統治,國民政府來台後的戒嚴時期,言論出版畸形扭曲,而後的解嚴,網路時代的興發,終於走上關門之路,它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台灣近代史。2015年1月21日中國時報刊登了楊渡的大作〈另一種凝視——找回文化城那沉靜的氣度〉,結尾提到:「據說中央書局在永豐餘的支持下,準備要重建為文創地標了。」 Continue reading

【第125期】面對歷史的遮蔽:對《葉榮鐘選集》的閱讀路徑

文/高維宏(北京清華大學博士班台生)

2016年3月21日《葉榮鐘選集》(以下簡稱選集)的新書發表會,我有幸擔任回應人參與討論,無論是會議或是選集的閱讀,都給我深刻的印象,因此會議後希望自己能夠擔任「踏腳石」的工作,說明我自身的閱讀位置,並提供其他可能的年輕讀者一個進入此書的「路徑」。 Continue reading

【第123期】走上文學之路的農民—陳忠實自述

我生長在一個世代農耕的家庭,在小學階段沒有接觸過文學作品,尚不知世上有「作家」和「小說」。上初中時我閱讀的頭一本小說是《三里灣》。我隨之把趙樹理已經出版的小說全部借來閱讀了。也就在閱讀趙樹理小說的濃厚興趣裡,我寫下了平生的第一篇小說《桃園風波》,是在初中二年級的一次自選題作文課上寫下的。我這一生的全部有幸和不幸,就是從閱讀《三里灣》和這篇小說的寫作開始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