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期】北京首個「共享汽車」示範區啟動

文編/吳松山

8月底,北京首個共享汽車示範區在石景山區正式啟動,首批投放200輛共享汽車,年底將達到600輛。未來3年,石景山區將逐步建成共享汽車運營網絡。今年北京在拆違騰地空間上新增10000個停車位、6個停車樓。新建的公共停車場中,約10%配建共享車位。

作為「共享」的重要領域,環保節能、隨租隨走、可分時付費的共享汽車,近年來在大陸掀起發展熱潮。 Continue reading

【第160期】大陸十餘個大中城市現「共享汽車」

北京「共享汽車」服務站。

北京「共享汽車」服務站。

文編/吳松山

今年以來,大陸一種新興的交通方式——「共享汽車」亮相北京、上海、廣州、重慶、成都、武漢、杭州等十餘個大中城市,受到越來越多消費者的青睞。

汽車分時租賃在歐美已經有十多年的應用,這種共享經濟模式最早起源於瑞士,後來德國、意大利、荷蘭、美國、澳洲、日本等各國陸續風靡起來。這種介於公共交通和私家車之間的交通方式,有利於減少碳排放,緩解大中城市「出行難」「出行貴」等問題。 Continue reading

【第160期】牌照、停車位、充電樁短缺——共享汽車如何突圍?

 

大陸「共享汽車」大多使用電動車,充電樁的建設成為關鍵因素之一。

大陸「共享汽車」大多使用電動車,充電樁的建設成為關鍵因素之一。

文編/江英士

大陸共享汽車成為共享經濟新風口。日前舉行的「2017上海國際共享汽車大會」上專家指出,分時租賃在中國大陸「起步較晚,蓬勃發展,但舉步尚艱」,牌照、停車位、充電樁等成為瓶頸,需要各方協同創新以促進產業可持續發展。

「跑馬圈地」正上演

共享寶馬、共享吉普、共享特斯拉等消息引起大陸公眾關注。各大共享汽車企業「跑馬圈地」: Continue reading

【第160期】體驗共享汽車,正流行

 

大陸許多大城市交通雍賭的主因是私家車數量過多,「共享汽車」能否緩解堵車的問題,有待觀察。

大陸許多大城市交通雍賭的主因是私家車數量過多,「共享汽車」能否緩解堵車的問題,有待觀察。

文編/江英士

今天是周末,一大早,29歲的深圳上班族黃小姐就約了朋友,開著自己的新「座駕”」:一輛「佰壹出行」的共享汽車,去逛商場、看電影。這幾個月,共享汽車成了黃小姐每天上下班、出門遊玩的新選擇。

「深圳汽車限購,買車還要搖號。」黃小姐說,自己駕照到手已經好幾年了,但一直沒有搖到車牌號,共享汽車的出現提前圓了她的「駕車夢」。 Continue reading

【第158期】〔專題〕大陸第十三屆「全民全運會」:業餘選手上賽場,草根項目放異彩

大陸第十三屆全運會開幕式舉行。(新華社 許暢 攝)

大陸第十三屆全運會開幕式舉行。(新華社 許暢 攝)

編按
「全運會」是大陸體育事業發展演變的縮影,也是其社會成長進步的見證。過去一段時間,只有競技體育、專業運動員才能登上大陸全運會舞台。今年9月在天津舉行的第十三屆全運會,除了競技專案,還有19個群體性項目納入其中,預計有約8000名業餘選手、民間高手參加決賽階段的比賽。近年來,大陸體育事業將全民健身上升為國家戰略,形成由政府主導、多部門協同、全社會共同參與的格局。據統計,目前全大陸經常運動的總人數已近4億。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本期「當代中國」為讀者介紹大陸的體育現況。

 

【第158期】天津全運會有何創新內容?

 

霍元甲後人霍靜虹(前)志在傳承傳統武術。 (新華社 郭晨 攝)

霍元甲後人霍靜虹(前)志在傳承傳統武術。
(新華社 郭晨 攝)

文編/吳松山

大陸全運會金牌榜哪去了?廣場舞怎麼「跳」進了全運會?業餘選手也能與專業選手「過招」?運動賽場為何「亂入」外籍華人選手……正在天津舉行的全運會,讓不熟悉體育的人如墜雲霧,而懂體育的人卻看出了新意和門道。

那麼,天津全運會究竟有哪些讓人耳目一新的新玩法、新亮點? Continue reading

【第158期】大陸體育觀察:全運會與職業運動

 

浙江選手馮志強(右一)在男子400米欄決賽中以49秒66的成績獲得冠軍。(新華社 王麗莉 攝)

浙江選手馮志強(右一)在男子400米欄決賽中以49秒66的成績獲得冠軍。(新華社 王麗莉 攝)

文編/吳松山

大陸全運會與職業運動一度有不少難以協調的矛盾:對職業運動員而言,是選擇接受地方體育徵召參賽還是選擇自己的職業賽事,是個「魚與熊掌」的問題。如今,隨著大陸體育改革的不斷深入,兩者的矛盾相對消解,無論是全運會相關項目合理地安排賽期,還是地方體育局「政府購買服務」,都讓大陸全運會與職業運動的關係逐漸融洽,從「鬆綁」走向「互助」。 Continue reading

【第158期】拋棄「金牌至上」思維,還公共體育欠賬

 

大陸第十三屆全運會群眾比賽項目龍舟決賽在湖南常德市柳葉湖開賽。 (新華社 李尕 攝)

大陸第十三屆全運會群眾比賽項目龍舟決賽在湖南常德市柳葉湖開賽。 (新華社 李尕 攝)

文/然玉

今年1月26日,大陸國家體育總局通報中央巡視組回饋意見整改落實情況稱,將從評價指標方面引導大陸體育界樹立正確的體育政績觀,將取消亞運會、奧運會貢獻獎獎項的評選,對全運會等全大陸綜合性運動會只公佈比賽成績榜,不再分別公佈各省區市的金牌、獎牌和總分排名。大陸國家體育總局還表示,今後將從群眾體育、競技體育、體育產業、體育投入產出效益等多個角度研究設立體育事業發展的評價指標。 Continue reading

【第158期】看問題:「撤銷」金牌榜能否根治「金牌至上」?

文/王磊

第十三屆天津全運會取消公佈各省區市的金牌、獎牌和總分排名,成為引人關注的話題。這是落實大陸國家體育總局對「扭轉金牌至上的政績觀」這一政策的回應,然而「撤銷」金牌榜能否根治「金牌至上」的頑疾尚有待觀察。

乍看上去,這像是關乎全運會改革的爆炸性新聞。取消金牌榜、獎牌榜,這不是要革全運會的命嗎?沒了金牌榜,各地體育局還較什麼勁、爭什麼排名呢?

金牌、獎牌和總分排名不公佈了,成績榜還是有的。那麼成績榜以什麼作為依據呢?不再分別公佈各省區市的金牌、獎牌和總分排名,是不是意味著內部分享、內部掌握呢?一位元退休的大陸體育系統官員認為,對全運會成績評價僅僅不公佈獎牌及成績名次還不夠。過去曾議過,雖不公佈,但內部評定還是有的。必須要根本性改革!從參加辦法、比賽辦法、成績綜合評定等綜合系統地改!

其實,「金牌至上」之毒不在金牌,也不在金牌榜,而在唯金牌論和以金牌為導向的體育考核體系、發展模式和資源配置方式。

大陸國家體育總局在闡述「深刻認識金牌至上的政績觀扭曲體育精神的危害性」時強調,「體育事業的全面發展始終包含著在奧運會等重大國際比賽中爭金奪銀,升國旗,奏國歌」,「而不擇手段、違規違法地追求金牌,不但扭曲了體育精神,還損害事業發展和國家利益……」。誠然,對於運動員和教練員而言,爭創佳績是理所應當的事。但是,對於體育行政管理部門而言,必須搞清的是:哪些金牌是老百姓真正想要的?哪些金牌能夠真正反應我們的運動專案發展水準?在金牌和體育道德、體育精神之間應該如何取捨?

當前大陸的體育政策提出,今後將從群眾體育、競技體育、體育產業、體育投入產出效益等多個角度研究設立體育事業發展的評價指標。這倒是說到了問題的根本。只有科學、系統、全面的體育發展評價體系真正建立起來,「金牌至上」的頑疾才能藥到病除。

本版合作媒體:新華社港台部

【第156期】專題:自力更生—中國大陸的「完整工業體系」

高鐵的快速發展,也是中國工業製造的一項成就。圖為中車四方的動車生產車間。

高鐵的快速發展,也是中國工業製造的一項成就。圖為中車四方的動車生產車間。

編按
中國大陸是當前世界上唯一一個具備完整工業體系的國家。按照工業體系完整度來算,大陸擁有現代的工業體系全部39個工業大類,191個中類,525個小類。僅次大陸之後的是美國,占有94%左右,然後是俄羅斯,歐盟,日本等。由於「新中國」成立後面對外國的技術封鎖,建設一個絕對完整,不求外人的工業體系,就成了中國大陸最現實的選擇。本期當代中國為讀者介紹大陸的具有領先地位的科技工業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