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期】二二八親歷者證言(2):專訪陳明忠

獄中的陳明忠。

獄中的陳明忠。

採訪/陳福裕
錄音整理/史學敏

編按

「二二八事件」發生迄今整整七十年,歷史的真相並未隨著時間的推移和檔案的解密而水落石出,反倒因為藍綠鬥爭的尖銳化,特別是兩次政黨輪替而出現了各種版本的解讀,糾纏不休。歷史是事實的反思,所有對事件的詮釋都免不了的要參揉著人的價值判斷,受到個人的視野、立場和黨派性的侷限。本報專訪陳明忠先生,為讀者還原當年二二八發生時陳先生的所見所聞。  Continue reading

【第146期】二二八親歷者證言(1):專訪陳明忠

cof採訪/陳福裕            錄音整理/史學敏

編按

「二二八事件」發生迄今整整七十年,歷史的真相並未隨著時間的推移和檔案的解密而水落石出,反倒因為藍綠鬥爭的尖銳化,特別是兩次政黨輪替而出現了各種版本的解讀,糾纏不休。歷史是事實的反思,所有對事件的詮釋都免不了的要參揉著人的價值判斷,受到個人的視野、立場和黨派性的侷限。本版專訪陳明忠先生,為讀者還原當年二二八發生時陳先生的所見所聞。

 

Continue reading

【第143期】斑斑可考的雲林大屠殺事件怎能忘記:簡精華在雲嘉的抗日

文/張卓如

過了2017農曆年後,就是送猴迎雞的時歲。回想120年前,就是兩甲子,從大前年開始,甲午戰爭、馬關條約、乙未戰爭等歷史事件,都勾起兩岸的集體記憶,但台灣當地的領導人卻未帶領人民緬懷先人的傷痛與義舉,甚至低調處理。尤其是發生於去年(1896丙申猴年)的雲林大屠殺事件,它不僅在史籍上斑斑可考,且和前一年嘉義大林的乙未抗日不無關連,它是日本治台50年的禁忌,值得對日本軍國主義存有幻想的人士深思。首先先從大林鄉賢簡精華談起。 Continue reading

【第141期】一個互為參照的閱讀葉榮鐘視角:《台灣金融發展史》為背景下的《日據下台灣政治社會運動史》

葉榮鐘

葉榮鐘

文/陳柏謙

對五〇年代白色恐怖時期起,一路回溯至日本殖民時期的臺灣近代史產生興趣,並開始閱讀與涉獵,對筆者而言是相當晚近才展開的旅途。之前對葉榮鐘先生的印象,僅有模糊而片斷的浮光掠影。第一次,是在閱讀康寧祥回憶錄,書中未顯眼處出現了數次葉先生的名字。第二次,則是在以霧峰林家家族為題材電影《阿罩霧風雲》中,以林獻堂秘書形象出現穿梭運籌的葉先生。 Continue reading

【第139期】〔汪爺爺說故事〕有關台灣的幾個概念史話題

《大公報》在台灣光復後以「高山族」稱呼台灣少數民族。

《大公報》在台灣光復後以「高山族」稱呼台灣少數民族。

文/汪毅夫

「高山族」一名的由來

1993年2月,我為寫作《台灣「高山族」之名的商榷》(收拙著《台灣社會與文化》,海峽文藝出版社1994年9月版)向陳國強教授請益。承陳國強教授告知:「高山族這個名字,同新聞界的老前輩李純青有關係。」

陳國強教授是廈門大學人類學系著名學者,曾主持《高山族社會和歷史調查》(1958)研究計劃;李純青曾任台盟總部副主席。 Continue reading

【第138期】〔汪爺爺說故事〕大陸台籍老兵的故事:從一張傳單說起

大陸台籍老兵的傳單。

大陸台籍老兵的傳單。

文/汪毅夫

這是我收藏的一張傳單,一張有關大陸台籍老兵的傳單。

傳單制作於1976年。那時,空飄和海漂宣傳品是兩岸喊話的方式之一。傳單正面是大陸台籍老兵周裕源及其妻子、子女的全家照。照片左為文字說明,曰:「周裕源是台灣省新竹縣人。一九四六年被國民黨押送到祖國大陸,充當打內戰的炮灰,一九四七年在山東被人民解放軍俘虜,參加了人民軍隊。一九五八年轉業到地方工作,現在福建省龍岩地區機關任職。周裕源一家,愛人是位醫生,全家生活愉快」。傳單背面是「周裕源給在台灣親人的信」。  Continue reading

【第136期】〔汪爺爺說故事〕台灣老地圖裡的故事(上)

文/汪毅夫

我要向各位展示和介紹的3種台灣老地圖,乃是制作於清代雍乾年間的繪本,具有相當高的收藏和研究價值。

為了講述的方便,我從這3種老地圖中攝取了6個局部圖片,依講述次序編為圖1—圖6。

圖1

圖1

這3種老地圖都標有「諸羅縣」和「彰化縣」之名。如圖1中標明:「諸羅縣城,離彰化縣一百里。」我們知道,彰化建縣始於雍正元年(1723),而諸羅縣在乾隆五十二年(1787)奉旨改名為嘉義縣。據此,其制作年代可知矣。繪本不同於刻本,刻本可以印刷多次,而原版的繪本乃是孤本,從雍乾年間至今,保存了200多年的孤本,則其價不可知也。

端賴現代攝影技術和覆制技術的進步,我們有了這3種台灣老地圖的高仿複製件。從學術角度看,它們具有很高的研究價值。

在魯迅的小說《阿Q正傳》裡,阿Q翻牆跳進尼姑庵的園子裡偷蘿蔔,被老尼姑逮著了。阿Q說:「這是你的?你能叫得他答應你麽?」 Continue reading

【第135期】動盪的年代坎坷的人生(四): 吳澍培自述

吳澍培夫婦與孩子們。(吳澍培提供)

吳澍培夫婦與孩子們。(吳澍培提供)

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家

獨自經營亞都公司後,除了我與夫人洪美容兩人勞苦地不休工作外,幾個還在念國中及五專的兒子們在課後或假日也都協助工作,始能掙得基本的業務。真是難為孩子們,也對不起孩子們,沒能讓他們好好地去讀書。經過慘澹的經營後,有了積蓄,就打算在郊外購買較低價的房屋,一方面可以省掉住家及廠房的雙重租金,也可以更安定地工作與生活。終於在南港中央研究院附近的山坡上找到較適合的房屋,因為地屬偏僻,價錢又較便宜,總價在一百二十萬左右,又可以申請九十萬左右的銀行貸款,所以就輕鬆地買下了。但是,銀行貸款要有在南港地區有不動產的人擔任保證人,只有去請求難友周子良幫忙。周子良馬上答應擔任連帶保證人,真是很感謝他。 Continue reading

【第134期】動盪的年代 坎坷的人生(三):吳澍培自述

一個平凡而優秀的女人

我有一份比較安定的工作時,我的父母親見到我生活已有著落,便很積極的催促我要趕快結婚成家。我的弟弟妹妹都已成家,只有我尚未結婚。父母親在我入獄時為我操心受苦,於是我就順著他們的意思很快就結婚了。我的婚姻是在父母親的催促下,由媒人介紹成婚的。我的太太叫洪美容,結婚前在家裡經營的藥鋪幫忙。她家在離我家不遠的街上開了一家中藥鋪,我們兩家人本來就很熟,只是我和她互不相識。訂婚前,我曾向媒人表示,我是出獄的政治犯,婚後她會跟我一起吃很多苦。 Continue reading

【第133期】動盪的年代坎坷的人生(二) 吳澍培自述

吳澍培與妻子洪美容合影

吳澍培與妻子洪美容合影

有期徒刑十二年

在保密局的牢房裡,從送飯菜的小窗口能看到放封時其他牢房的人。我看到過李炳昆陳汝芳彭沐興等人,直覺地感到我們的組織被破壞了,於是我便想到被偵訊時應如何應對。

被捕後大概經過半個多月,我才被叫出去問話。問話的內容很簡單,問我認不認識彭沐興翁啟林?我說認識,我們是同學又同住學生宿舍當然認識。又問你們是不是參加共產黨,一起開會討論?我說沒有,我們只有時候在一起討論一些學校的事情或社會上的事情而已。他便說這就對了,我們已經很清楚,好了你就在這上面簽個字。這樣幾句簡單的問話後就又把我押回牢房。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