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期】黃正襄:丹青聖手的五味人生路

【老台胞故事集】編按:1949年國共內戰讓海峽兩岸斷絕往來,當時有一群台灣人留在了大陸,時至今日,他們被人們稱為「老台胞」。生活在大陸的老台胞是一筆寶貴的財富,他們與台灣有著濃濃的血緣親緣關係,這種情感的刻骨銘心,就是二代三代台胞也難以望其項背。本報將陸續刊登這些老台胞的故事,讓我們一同追尋老一代台灣人的個人素養、道德水準、高風亮節和敬業精神,從不同側面折射出老一代台灣人的祖國情懷。

文圖/閻 崑(文史工作者)

黃正襄先生

黃正襄先生

8月16日,著名山水畫大家黃正襄逝世,享年95歲。自此,本已不多的在京老一輩台灣人又少了一個,聞訊,除了唏噓,還是唏噓!

黃老曾對我說,他的人生就像五味瓶,打開來,酸甜苦辣鹹都有。我曾有幸促膝聽他老人家講了三個多小時,見識了他的五味人生—— Continue reading

【第185期】張光正:從《亂都之戀》到人間正道

【老台胞故事集】編按:1949年國共內戰讓海峽兩岸斷絕往來,當時有一群台灣人留在了大陸,時至今日,他們被人們稱為「老台胞」。生活在大陸的老台胞是一筆寶貴的財富,他們與台灣有著濃濃的血緣親緣關係,這種情感的刻骨銘心,就是二代三代台胞也難以望其項背。本報將陸續刊登這些老台胞的故事,讓我們一同追尋老一代台灣人的個人素養、道德水準、高風亮節和敬業精神,從不同側面折射出老一代台灣人的祖國情懷。

 文圖/閻 崑(文史工作者)

何標(張光正)老先生接受採訪侃侃而談。

何標(張光正)老先生接受採訪侃侃而談。

張光正,又名何標,台灣人對這兩個名字可能都會感到生疏,但如果說他是張光直(曾任台灣中央研究院副院長)的兄長,張我軍(台灣新文學運動的開拓者)的長子,感情上是不是就拉近些了呢。沒錯,他們是一家人!張我軍育有四子,分別名為「正、直、誠、朴」,張光正參加革命後怕連累家人改了姓名叫何標。 Continue reading

【第184期】柚城抗日史話

文/張卓如

台南市麻豆區是柚子的故鄉,所以有「柚城」之稱。在今年「八二三水災」前夕,筆者赴麻豆作文史考察的路上,沿路看到兩旁的柚子樹上結實纍纍,讓人垂涎欲滴。但一早風和日麗的天氣,到了中午時而下起間歇性的滂沱大雨;下午從中山高北上時,進入嘉義縣境就已遇上暴雨,這是一個從台灣海峽逐漸逼近陸地的低氣壓所帶來的西南氣流。幾天後從新聞畫面看到麻豆不少的柚子樹泡在水裡;而嘉義縣境內很多地方也淹成一片水鄉澤國。讓這兩個地方的災民感同身受。其實,曾文溪以北的麻豆等地,在清代原屬於嘉義縣的管轄範圍。當時是全省人口眾多的縣份,且物產豐富、人文薈萃,鄉土意識濃厚。但因在乙未戰爭中受到南北兩股日軍夾攻,人口損失慘重,而這一段悲壯歷史也逐漸不為人所知。 Continue reading

【第183期】周苓仲:我是落花生的兒子

【老台胞故事集】編按:1949年國共內戰讓海峽兩岸斷絕往來,當時有一群台灣人留在了大陸,時至今日,他們被人們稱為「老台胞」。生活在大陸的老台胞是一筆寶貴的財富,他們與台灣有著濃濃的血緣親緣關係,這種情感的刻骨銘心,就是二代三代台胞也難以望其項背。本報將陸續刊登這些老台胞的故事,讓我們一同追尋老一代台灣人的個人素養、道德水準、高風亮節和敬業精神,從不同側面折射出老一代台灣人的祖國情懷。

文圖/閻 崑(文史工作者)

許地山,台灣台南人,筆名落花生,五四時期作家,《落花生》是他的一篇敘事散文,很早就被收入語文課本中,我們都讀過的。他的父親是鼎鼎大名的許南英——寫台灣近代史繞不開的人物。

周苓仲,許地山唯一的兒子,也就是許南英的孫子。作為台南望族,許氏家族從許南英到許地山,再到周苓仲這一輩,歷時百餘年的家族史,折射的是中國近現代走過的曲折,也浸泡著中華民族血淚的心酸。 Continue reading

【第182期】清代台灣社會救濟事業:中港溪官義渡

文/洪誠志

中港溪官義渡所在位置

中港溪官義渡位於苗栗縣竹南鎮的中港溪河口北岸的塭仔頭漁港附近。中港溪的源流為鹿湖溪,發源於苗栗縣南庄鄉東南端標高2,616公尺的鹿場大山北坡,北流至鹿場台地西方,會合源自加里山的風美溪後稱為上港溪(又稱東河、大東河)。流至南庄聚落南側,上港溪與源自八卦力山的蓬萊溪(又稱南河、小東河)會合後,以下始稱中港溪。中港溪主流續流經三灣鄉、頭份市、竹南鎮、造橋鄉、後龍鎮等鄉鎮,最後在竹南鎮和後龍鎮之間流入台灣海峽。重要支流峨眉溪發源於新竹縣五峰鄉西北角,流經北埔鄉、峨眉鄉後,於苗栗縣三灣鄉匯入中港溪。當時的中港溪在清代屬於淡水廳,淡水廳的轄區約為今天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新竹縣市、苗栗縣的平地和丘陵區域。 Continue reading

【第182期】鄭堅:我家四代都是旗幟鮮明的「祖國派」

【老台胞故事集】編按:1949年國共內戰讓海峽兩岸斷絕往來,當時有一群台灣人留在了大陸,時至今日,他們被人們稱為「老台胞」。生活在大陸的老台胞是一筆寶貴的財富,他們與台灣有著濃濃的血緣親緣關係,這種情感的刻骨銘心,就是二代三代台胞也難以望其項背。本報將陸續刊登這些老台胞的故事,讓我們一同追尋老一代台灣人的個人素養、道德水準、高風亮節和敬業精神,從不同側面折射出老一代台灣人的祖國情懷。

文圖/閻 崑(文史工作者)

年逾九旬的台灣人鄭堅(原名鄭鴻池)是大陸全國台聯創會副會長,是《台聲》雜誌第一任總編輯。鄭老說,鄭家的祖先,當年是隨著開台聖王鄭成功「唐山過台灣」,從福建省南安市石井鎮入台灣開發的,與鄭成功是同鄉同宗。先祖在高雄的鳳山繁衍了七八代,再北上彰化縣和美鎮七張犁莊。彰化現在還保存著從曾祖父鄭賓、祖父鄭岸、父親鄭水河(又名鄭約)到他這四代的戶籍資料。「所以,我經常在不同的場合以十幾代『正港』(正牌)台灣人的家世,論證台灣人都是中國人。我曾用台灣的河洛方言,苦心勸戒島內的年輕人說:背祖叛宗逆天理,祖先地下知曉會『受氣』(生氣),媽祖也無法『保庇』,少年家要牢牢記!」 Continue reading

【第181期】劉彩品:提議贈送大熊貓的台灣人

【老台胞故事集】編按:1949年國共內戰讓海峽兩岸斷絕往來,當時有一群台灣人留在了大陸,時至今日,他們被人們稱為「老台胞」。生活在大陸的老台胞是一筆寶貴的財富,他們與台灣有著濃濃的血緣親緣關係,這種情感的刻骨銘心,就是二代三代台胞也難以望其項背。本報將陸續刊登這些老台胞的故事,讓我們一同追尋老一代台灣人的個人素養、道德水準、高風亮節和敬業精神,從不同側面折射出老一代台灣人的祖國情懷。

文圖/閻 崑(文史工作者)

現如今,台北動物園的鎮園之寶非大熊貓莫屬。熊貓館前,總是人頭攢動,人們扶老攜幼爭相一睹「團團」、「圓圓」,特別是它們的孩子「圓仔」的芳容。自2008年12月23日,萬眾矚目的大熊貓「團團」、「圓圓」走進台北木柵動物園,就開始圈粉,2013年7月6日,「圓仔」降生至今,更是吸睛無數。園方圍繞熊貓作足了文章,新聞媒體有了永恆的話題,商家更不願放過商機。但在這一片熱火喧嘩的背後,又有幾個人還記得最早提出贈台大熊貓動議的那個人呢? Continue reading

【第180期】那些年製糖先賢的英勇抗日:不能忘記的一段悲壯歷史

文/張卓如

日據時期的1935年,台灣始政四十年博覽會裡的糖業館上方以日文寫著,「糖業是台灣的文化之母」。在日本尚未領有台灣前,製糖業因為台灣糖的銷往大陸和日本,造就了許多富豪。日本也因此大量入超,覬覦台灣的製糖產業。其通過的手段,便是以戰爭方式奪取。所以,不少製糖業的先賢揭竿而起,成為抗日的中堅。但在其失敗後,其土地和產業也一一被日本沒收,成為後來日本各大製糖會社的主要農場。為了提醒民眾不要忘記這一段悲壯的歷史,以下列舉幾件製糖先賢抗日的事蹟。 Continue reading

【第180期】陳弘:親歷審判日本戰犯的台灣人

【老台胞故事集】編按:1949年國共內戰讓海峽兩岸斷絕往來,當時有一群台灣人留在了大陸,時至今日,他們被人們稱為「老台胞」。生活在大陸的老台胞是一筆寶貴的財富,他們與台灣有著濃濃的血緣親緣關係,這種情感的刻骨銘心,就是二代三代台胞也難以望其項背。本報將陸續刊登這些老台胞的故事,讓我們一同追尋老一代台灣人的個人素養、道德水準、高風亮節和敬業精神,從不同側面折射出老一代台灣人的祖國情懷。

文圖/閻 崑(文史工作者)

陳弘先生接受採訪。

陳弘先生接受採訪。

陳弘,現年94歲,台灣台北人,早年就讀於基隆中學,參加過反對日本人的學生運動。台灣光復後作為公派生進入上海復旦大學經濟系就讀,在校期間參加進步學生運動,走上革命道路。1949年兩岸分治後,留在大陸長期從事日語翻譯工作,曾任《人民日報》駐日高級記者,也曾參與《毛澤東選集》、《鄧小平文選》等重要文獻的翻譯。陳弘還是電影《雲水謠》的男主人公原型之一。這樣一位傳奇人物自然故事多多,但今天只說他60多年前,以日語翻譯身份參與對日本侵華戰犯的審判,因為陳老很看重這件事。 Continue reading

【第179期】台籍老兵徐兆麟:母親的照片和那張獎狀

【老台胞故事集】編按:1949年國共內戰讓海峽兩岸斷絕往來,當時有一群台灣人留在了大陸,時至今日,他們被人們稱為「老台胞」。生活在大陸的老台胞是一筆寶貴的財富,他們與台灣有著濃濃的血緣親緣關係,這種情感的刻骨銘心,就是二代三代台胞也難以望其項背。本報將陸續刊登這些老台胞的故事,讓我們一同追尋老一代台灣人的個人素養、道德水準、高風亮節和敬業精神,從不同側面折射出老一代台灣人的祖國情懷。

文圖/閻 崑(文史工作者)

徐兆麟先生(右)與筆者合影。

徐兆麟先生(右)與筆者合影。

徐兆麟,台籍老兵,台灣竹東人,台灣光復後當了國民黨兵稀裡糊塗到大陸打內戰,被俘後成為一名解放軍戰士,在解放戰爭的炮火硝煙中成長為一名合格的戰士、共產黨員,連隊代指導員。當說到解放戰爭年代自己戰鬥過的六連,六連一百多名解放軍戰士只剩下六個人時,他眼裡噙滿了淚水;當說到現今大陸官場一些官員的腐敗與自己畢生追求奮鬥的理想矛盾時,他的眼睛再次濕潤。看得出,這是真情流露,絕不是裝出來的,他們這一代人就是這樣,現在的年輕人根本難以理解,這或許就是代溝。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