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期】毒蘋果札記

文/施善繼

2016.11.2•一八四四shostakovich-sss

172年前古歷史的風,依然輕輕拂拂,掠過了耳際,提醒著來澳門務必探看昔日《望廈條約》簽訂的舊址。

沒有瀏覽名寺裡的種種,逕行折轉踏抵後園,視線所及果然滄桑。初冬的陽光明媚但氣溫有些燠悶,當年簽訂條約的石桌石椅俱在,估計它們非汰舊換新的道具,全係真物的原件。過往傷口結成的時間之痂,彷彿早已脫落,這座名寺的後園,幾近荒廢,園中景觀兀自參差歪斜兀自粲然破敗著。

帝國主義強勢的後勁未曾弱化,我家鄉的那個島,猶在醺醺溶於享受,舊帝的餘暉與新帝的朝霞,除了甜美眾皆顧盼,舊殖的意猶未盡餘韻無窮與新殖的鮮樣多姿與蒼翠欲滴。 Continue reading

【第147期】毒蘋果札記

147期毒蘋果文/施善繼

2017.3.17 • 陳映真的跫音

1.

《鞭子與提燈》,係陳映真為他自己,以另一個筆名許南村,在上世紀一九七六年底出版的文論集《知識人的偏執》,寫的一篇微型敘舊也兼諍勉的自我期許,陳映真風格的文理可見一斑。是書共收文十三篇。除去前三篇《關於陳映真》、《試論陳映真》、《試評<金水嬸>》等,寫於一九七五年出獄後,其餘十篇均寫於一九六八年坐牢之前。

熟悉陳映真的寫作狀況與他一生的營為,便得以參透他繪定何謂「鞭子與提燈」 這兩個複合名詞連結的真諦。當然這兩個看似靜態的名詞,內蘊動態的能量,旁證了陳映真的身影,他非僅靜而寫,他同時動而行。  Continue reading

【第145期】毒蘋果札記

文/施善繼

2016.11.3•再見澳門 

兩岸四地的第四地——澳門,終於把它快馬加鞭衷心誠意卻匆匆的把它走了一過。

到澳門能真正的探底,非賭莫屬,澳門賭場林立,它是以賭聞名於世,號稱東方的蒙地卡羅。但西方的蒙地卡羅有一個愛樂管弦樂團,成績斐然,已逝的二十世紀法國鋼琴家弗朗索瓦(Samson François,1924-1970)留下蕭邦兩首鋼琴協奏曲的錄音,便是這個樂團協奏的成果。 Continue reading

【第143期】毒蘋果札記

文/施善繼

2016.8.19 梧鼠之技

在一個寧願飾扮傀儡爭上,其心可誅非我族類的霸權為此地搭架長及百年的偽歷史舞台,充當演技派的諸角,渾身解數陶陶若酣,醺醺然。

演技派何許派?傀儡皆怡怡遺傳,傀儡遺傳傀儡,鍥而不舍非派不可的話曰反動派。反動派並不怎麼過上癮,稱幫或集團,當更感愜意。反動派又似乎太過正規了,再追問下去,在別的封號祭出之前,它恬恬於無感不覺自適的野雞派。野雞派近若梧鼠派。 Continue reading

【第140期】毒蘋果札記

施善繼

2016、12、8、瘟疫的泡沫

陳映真不幸逝世的消息,傳回島內,頗令為數不少的台派人士與他們的同伙相互激騷了起來,嘰嘰咕咕的咒詛,幽幽隱隱的伏流,從各個陰暗的角落,浮上來交雜滲入公共空間,幫此地的日常生活增添異色,這些迫不及待的喪音,都萌生於預想的框架,並沒有產生什麼驚聳的效果,最多不過從逝者的磷光各取所需,其實白色帶藍綠色的火焰,除了給他們一定的溫暖,遞進他們的社會價值穩固社會地位,也同時映襯他們的醜態與窘狀,即當代台灣的曲筆裡屈節的具體呈現與總體展覽,這是一齣不約而同言不由衷互道哈囉虛情假意的低級發作。 Continue reading

【第136期】毒蘋果札記

文/施善繼

2016.10.25•波茲南詠嘆 

在波蘭西部城市波茲南,決出入圍最後七名獲獎者的本屆維尼亞夫斯基小提琴比賽,其中得到第五名的參賽者,網絡視頻上出現的國籍為Taiwan/USA,取了洋名的小青年,姓氏的拉丁字母拼做Lin,若用漢語拼音,無疑會是從台灣移民美國,某個林姓之家的寶貝成員。 Continue reading

【第134期】毒蘋果札記

文/施善繼

2016、9、18,馬桶悲劇

本省的現代化進程,起於何時,從所謂的漢奸迎領日鬼,在澳底鹽寮一帶登島算計?這種說法頗為朦朧,模糊不清。日鬼雖然盤踞此處凡五十載,搜刮殆盡風雨無阻,無所不用其極,奈何投了降,捲鋪蓋捲行頭,依依不捨却非循原來上岸地點回魂,澳底鹽寮一帶老徑猶新,選來時路歸返方稱有始有終,日鬼不是自詡一絲不苟,原來古代武士道的私之切腹,現代的武士刀專門用來砍別人的頭顱。 Continue reading

【第132期】毒蘋果札記

文/施善繼

2016.8.20選詩、詩選

近兩個月,昆明的周爺打了數不清幾通,越洋長途電話,要我幫忙追索他正編輯中《百年詩選》台灣部份的零星殘漏。先是伍姓、林姓詩人詩的寫作時間;又是趙姓、詹姓詩人詩的刊載地點;再又是葉姓、彭姓、王姓詩人詩的………⋯

周爺是辦大事的人,經他獨力編序的《中國新詩庫》合訂本十集,分別於1993年12月與2000年1月兩批,由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發行。這一套厚實的巨篇,篤定會成為新中國文學部門的鎮山之寶,周爺的耐力之殷與毅力之遙,默默無聲緊繫牢牢。他曾告訴我,馮至先生晚年在榻上聽女兒朗讀《中國新詩庫・馮至卷》的卷首語,淚流滿面。 Continue reading

【第130期】毒蘋果札記

文/施善繼 

2016•7•12•一個中國

「《燒把紙錢祭冤魂──悼孫立人將軍》表現了周良沛寫情、寫人、紀實報導的才能和功夫。在蒐集資料、文獻上,他的細心、認真和勤勞,竟而能使他在匆促短暫的滯留台灣期間,也收穫頗豐。而他在台灣學界並不為人熟知的布•康明思(Bruce Cumings)的名著《朝鮮戰爭的起源》一書中找到不少珍貴的台灣光復後四、五年的史料,尤其叫人折服。而我也是在他第一次引用康明思的資料中,知道了蔣介石在情急時要求過美國把台灣交付國際託管!如果這是確鑿的史實,當前一般地說蔣始終堅持一個中國的評價,就要重新驗證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