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期】毒蘋果札記

文/施善繼

2017.10.25 快遞哥

某些早上的第一聲門鈴聲響,絕不遲過八點二十分之後,通常就在八點一刻那個當兒。門鈴響時,無需對話,按下開關鍵,氣喘吁吁的快遞哥登樓瞬閃而至,門開之際四手交會四目對視,免簽收,背影溜了煙,謝謝還來不及脫口,連謝一聲也都卡在咽喉。唯一一次忙中有錯,下樓又上樓,搶著先謝,也才匆匆謝到了,然而他笑笑回說不謝不謝,上樓又下樓。拉鬆紗窗看望,他推著壘高的貨架,瘦削的急速溶入街頭。 Continue reading

【第161期】毒蘋果札記

 

《陳映真小說選》,福建人民出版社,1983

《陳映真小說選》,福建人民出版社,1983

文/施善繼

2017.10.01  熱烈的戰鬥

在一個異化無以復加,錯亂無邊無際的地帶,正常活過一生而不得不操勞過度,抵抗波濤洶湧的逆流,最終被塑成一尊牢固磐石的陳映真,物故忽屆一年。

他用肺腑謳歌詠唱對這片鄉里的真情,積累總共450萬字,集全23卷,即將在他冥誕之日,在台北莊重刊行。他存蓄的450萬字,說明並未離去,意味著伊人如斯長存。

友情並不會因為他的消逝,而斷然結束,牽掛的憂思愈緬愈念。他去到別一個世界,棄捨了病痛,再好不過,卻也先行攜走某些記憶裡的哀愁與光陰難繫的不由分說。 Continue reading

【第159期】毒蘋果札記

 

MML:op.17《秋意漸濃》,2017

MML:op.17《秋意漸濃》,2017

文/施善繼

2017、9、4  不再反共

彼個官拜中將的反共或人,笑咪咪,長年反共面閃紅光,反得臉上連一絲絲皺紋都攀不上,你就知道他多麼自在、逍遙、暢懷。反共可以滋補養生,增福添祿延壽,反共反共,好處濤濤。

或人今后不再繼續反共了(意即不再反中),他給了理由「大陸已脫離貧窮落后」,媒體傳告眾且觀之。 Continue reading

【第155期】毒蘋果札記

文/施善繼

《中國百年新詩選》書影

《中國百年新詩選》書影

2017‧6‧29  《中國百年新詩選》

昆明周良沛先生,一人獨力編輯的《中國百年新詩選》,由長江出版傳媒/崇文書局出版發行,三卷六巨冊厚逾三千頁,已經於六月十六日在北京首發,先行印製的打印本50套其一,今日寄達,可喜可賀。 Continue reading

【第153期】毒蘋果札記

文/施善繼

2017.6.17 暢想曲

陳映真二進宮時,情治單位的專職人員,負責審訊他的特務,輾轉從訊息的飄寄,獲悉彼已受洗,受洗何義?我單方片面解析,彼在彼所崇敬萬能的神祇尊前,相信彼在人間的贅累通過懺悔,彼仰仗神祇幫彼清理舊跡,包括經由神祇的通聯,傳知既使已然逝世的陳映真,大家和解,和解至真至美,和解盡能臻於至善。 Continue reading

【第151期】毒蘋果札記

 

文╱施善繼

2017‧5‧28  古典的麻煩

拉赫瑪尼諾夫的曲子,若只想聽一首,不妨試試在28歲上1901年底,他為大提琴譜的奏鳴曲。作曲與鋼琴兩手皆粲然,但留下的室內樂卻極稀,沒有編號(含未完成或遺失)的七首,編號的2、6、9、19不過四首,編號9的《第2號鋼琴三重奏》,係1893年悼念柴科夫斯基之死的悲歌,再就是這首g小調,算他的巔峰之作。 Continue reading

【第149期】毒蘋果札記

文/施善繼

2016.11.2•一八四四shostakovich-sss

172年前古歷史的風,依然輕輕拂拂,掠過了耳際,提醒著來澳門務必探看昔日《望廈條約》簽訂的舊址。

沒有瀏覽名寺裡的種種,逕行折轉踏抵後園,視線所及果然滄桑。初冬的陽光明媚但氣溫有些燠悶,當年簽訂條約的石桌石椅俱在,估計它們非汰舊換新的道具,全係真物的原件。過往傷口結成的時間之痂,彷彿早已脫落,這座名寺的後園,幾近荒廢,園中景觀兀自參差歪斜兀自粲然破敗著。

帝國主義強勢的後勁未曾弱化,我家鄉的那個島,猶在醺醺溶於享受,舊帝的餘暉與新帝的朝霞,除了甜美眾皆顧盼,舊殖的意猶未盡餘韻無窮與新殖的鮮樣多姿與蒼翠欲滴。 Continue reading

【第147期】毒蘋果札記

147期毒蘋果文/施善繼

2017.3.17 • 陳映真的跫音

1.

《鞭子與提燈》,係陳映真為他自己,以另一個筆名許南村,在上世紀一九七六年底出版的文論集《知識人的偏執》,寫的一篇微型敘舊也兼諍勉的自我期許,陳映真風格的文理可見一斑。是書共收文十三篇。除去前三篇《關於陳映真》、《試論陳映真》、《試評<金水嬸>》等,寫於一九七五年出獄後,其餘十篇均寫於一九六八年坐牢之前。

熟悉陳映真的寫作狀況與他一生的營為,便得以參透他繪定何謂「鞭子與提燈」 這兩個複合名詞連結的真諦。當然這兩個看似靜態的名詞,內蘊動態的能量,旁證了陳映真的身影,他非僅靜而寫,他同時動而行。  Continue reading

【第145期】毒蘋果札記

文/施善繼

2016.11.3•再見澳門 

兩岸四地的第四地——澳門,終於把它快馬加鞭衷心誠意卻匆匆的把它走了一過。

到澳門能真正的探底,非賭莫屬,澳門賭場林立,它是以賭聞名於世,號稱東方的蒙地卡羅。但西方的蒙地卡羅有一個愛樂管弦樂團,成績斐然,已逝的二十世紀法國鋼琴家弗朗索瓦(Samson François,1924-1970)留下蕭邦兩首鋼琴協奏曲的錄音,便是這個樂團協奏的成果。 Continue reading

【第143期】毒蘋果札記

文/施善繼

2016.8.19 梧鼠之技

在一個寧願飾扮傀儡爭上,其心可誅非我族類的霸權為此地搭架長及百年的偽歷史舞台,充當演技派的諸角,渾身解數陶陶若酣,醺醺然。

演技派何許派?傀儡皆怡怡遺傳,傀儡遺傳傀儡,鍥而不舍非派不可的話曰反動派。反動派並不怎麼過上癮,稱幫或集團,當更感愜意。反動派又似乎太過正規了,再追問下去,在別的封號祭出之前,它恬恬於無感不覺自適的野雞派。野雞派近若梧鼠派。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