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期】未來5年,大陸貧困孩子的讀書夢能圓嗎?

 

四川甘孜藏區全面推行免費教育政策,該地區的學生們在學習電子琴。 (新華社 薛玉斌 攝)

四川甘孜藏區全面推行免費教育政策,該地區的學生們在學習電子琴。 (新華社 薛玉斌 攝)

文編/魏三多

大陸教育部、國家發展改革委等六部門去年聯合印發《教育脫貧攻堅「十三五」規劃》(簡稱《教育脫貧規劃》),這是大陸首個教育脫貧的五年規劃。

摸清「貧困孩子」基本狀況

《教育脫貧規劃》把教育扶貧對象確立為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和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縣(以下簡稱貧困縣)及建檔立卡等貧困人口(含非建檔立卡的農村貧困殘疾人家庭、農村低保家庭、農村特困救助供養人員)。 Continue reading

【第160期】看問題:大陸「共享經濟」是否面臨泡沫化?

文編/江英士

作為共享經濟的代表,風頭正盛的大陸共享單車正被按下「暫停鍵」。包括北京、上海、深圳、廣州在內的12個城市決定暫停新增共享單車的投放。扛不住的單車玩家逐漸退出市場,天津一些生產單車的小廠也在慢慢停止轉動。

然而,放緩腳步的單車卻不能阻止越來越多的奇葩「共享經濟」前赴後繼。雨傘、充電寶、籃球的故事還沒看到最終結局,跑步倉、寶馬汽車、衣服、圖書甚至飛機又一頭扎進共享世界。 Continue reading

【第160期】北京首個「共享汽車」示範區啟動

文編/吳松山

8月底,北京首個共享汽車示範區在石景山區正式啟動,首批投放200輛共享汽車,年底將達到600輛。未來3年,石景山區將逐步建成共享汽車運營網絡。今年北京在拆違騰地空間上新增10000個停車位、6個停車樓。新建的公共停車場中,約10%配建共享車位。

作為「共享」的重要領域,環保節能、隨租隨走、可分時付費的共享汽車,近年來在大陸掀起發展熱潮。 Continue reading

【第160期】大陸十餘個大中城市現「共享汽車」

北京「共享汽車」服務站。

北京「共享汽車」服務站。

文編/吳松山

今年以來,大陸一種新興的交通方式——「共享汽車」亮相北京、上海、廣州、重慶、成都、武漢、杭州等十餘個大中城市,受到越來越多消費者的青睞。

汽車分時租賃在歐美已經有十多年的應用,這種共享經濟模式最早起源於瑞士,後來德國、意大利、荷蘭、美國、澳洲、日本等各國陸續風靡起來。這種介於公共交通和私家車之間的交通方式,有利於減少碳排放,緩解大中城市「出行難」「出行貴」等問題。 Continue reading

【第160期】牌照、停車位、充電樁短缺——共享汽車如何突圍?

 

大陸「共享汽車」大多使用電動車,充電樁的建設成為關鍵因素之一。

大陸「共享汽車」大多使用電動車,充電樁的建設成為關鍵因素之一。

文編/江英士

大陸共享汽車成為共享經濟新風口。日前舉行的「2017上海國際共享汽車大會」上專家指出,分時租賃在中國大陸「起步較晚,蓬勃發展,但舉步尚艱」,牌照、停車位、充電樁等成為瓶頸,需要各方協同創新以促進產業可持續發展。

「跑馬圈地」正上演

共享寶馬、共享吉普、共享特斯拉等消息引起大陸公眾關注。各大共享汽車企業「跑馬圈地」: Continue reading

【第160期】體驗共享汽車,正流行

 

大陸許多大城市交通雍賭的主因是私家車數量過多,「共享汽車」能否緩解堵車的問題,有待觀察。

大陸許多大城市交通雍賭的主因是私家車數量過多,「共享汽車」能否緩解堵車的問題,有待觀察。

文編/江英士

今天是周末,一大早,29歲的深圳上班族黃小姐就約了朋友,開著自己的新「座駕”」:一輛「佰壹出行」的共享汽車,去逛商場、看電影。這幾個月,共享汽車成了黃小姐每天上下班、出門遊玩的新選擇。

「深圳汽車限購,買車還要搖號。」黃小姐說,自己駕照到手已經好幾年了,但一直沒有搖到車牌號,共享汽車的出現提前圓了她的「駕車夢」。 Continue reading

【第158期】〔專題〕大陸第十三屆「全民全運會」:業餘選手上賽場,草根項目放異彩

大陸第十三屆全運會開幕式舉行。(新華社 許暢 攝)

大陸第十三屆全運會開幕式舉行。(新華社 許暢 攝)

編按
「全運會」是大陸體育事業發展演變的縮影,也是其社會成長進步的見證。過去一段時間,只有競技體育、專業運動員才能登上大陸全運會舞台。今年9月在天津舉行的第十三屆全運會,除了競技專案,還有19個群體性項目納入其中,預計有約8000名業餘選手、民間高手參加決賽階段的比賽。近年來,大陸體育事業將全民健身上升為國家戰略,形成由政府主導、多部門協同、全社會共同參與的格局。據統計,目前全大陸經常運動的總人數已近4億。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本期「當代中國」為讀者介紹大陸的體育現況。

 

【第158期】天津全運會有何創新內容?

 

霍元甲後人霍靜虹(前)志在傳承傳統武術。 (新華社 郭晨 攝)

霍元甲後人霍靜虹(前)志在傳承傳統武術。
(新華社 郭晨 攝)

文編/吳松山

大陸全運會金牌榜哪去了?廣場舞怎麼「跳」進了全運會?業餘選手也能與專業選手「過招」?運動賽場為何「亂入」外籍華人選手……正在天津舉行的全運會,讓不熟悉體育的人如墜雲霧,而懂體育的人卻看出了新意和門道。

那麼,天津全運會究竟有哪些讓人耳目一新的新玩法、新亮點? Continue reading

【第158期】大陸體育觀察:全運會與職業運動

 

浙江選手馮志強(右一)在男子400米欄決賽中以49秒66的成績獲得冠軍。(新華社 王麗莉 攝)

浙江選手馮志強(右一)在男子400米欄決賽中以49秒66的成績獲得冠軍。(新華社 王麗莉 攝)

文編/吳松山

大陸全運會與職業運動一度有不少難以協調的矛盾:對職業運動員而言,是選擇接受地方體育徵召參賽還是選擇自己的職業賽事,是個「魚與熊掌」的問題。如今,隨著大陸體育改革的不斷深入,兩者的矛盾相對消解,無論是全運會相關項目合理地安排賽期,還是地方體育局「政府購買服務」,都讓大陸全運會與職業運動的關係逐漸融洽,從「鬆綁」走向「互助」。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