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期】探訪雞鳴驛古城

 

雞鳴驛東門的門樓上寫著「雞鳴山驛」。

雞鳴驛東門的門樓上寫著「雞鳴山驛」。

文/文彬

雞鳴驛是一個近千年古驛站,位於河北省懷來縣雞鳴驛鄉雞鳴驛村,距離北京市和張家口市各100公里,歷經元明清三朝盛而不衰。如今是大陸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雞鳴驛因背靠氣勢雄偉的雞鳴山而得名。

雞鳴驛始建於元代,1219年成吉思汗率兵西征,並隨之開闢驛路,設置「站赤」,即驛站;到明永樂十八年(公元1420年)雞鳴驛被擴建為進出京師的第一大站;清康熙年間,設驛臣主管驛站事務。

雞鳴驛在明成化八年(公元1472年)建土垣,隆慶四年(公元1570年)磚修城池,全城周長2330公尺,牆高12公尺,設東西兩門,城門上方築兩層越樓,此城中部建玉皇閣樓,城四角分築角樓。雞鳴驛承擔軍驛、民驛兩種功能,不只負責郵遞信件,還有駐兵、屯糧的任務,城內還有馬號、驛丞署、總兵府、校場、驛學、民居和商鋪。600多年來,這裡都是北京通往西北的重要中轉站,直到1913年北洋政府撤消全國驛站,開辦郵政局,雞鳴驛才結束了作為驛站的功能。

夜晚,由東門上的樓閣眺望高大的雞鳴山。

夜晚,由東門上的樓閣眺望高大的雞鳴山。

未到雞鳴驛,先見雞鳴山。據說是李世民路過時起的名字,它像是立在匈奴人肩膀上的鷹,緊緊的盯著南方那片袒胸的大平原。在風景秀麗的雞鳴山前麓,就是古城—雞鳴驛。雞鳴驛城是中國郵傳、軍驛的寶貴遺存,具有很高的文物價值,是目前大陸保存最好、規模最大、最富有特色的古驛站,具有重要的歷史、藝術、科學價值,被稱為郵政考古、機要考古的一座「活化石」。

雞鳴驛兩次被世界文化遺產基金會列入100處世界瀕危遺產名單。驛站在中國歷史上曾起著重要作用,可以說是一個國家的生命線,古代時傳遞消息和發放官文都用快馬,後因馬的體力和奔跑的距離都很有限,要完成數百公里的傳遞不得不中途換馬,所以就在沿途建立許多馬站,後來這種馬站又演變成接待過往官員、商人的臨時驛站,同時完成傳遞信息和郵件,也起著軍事城堡的功能。可以說驛站在古代起著現代郵局和軍事基地的作用。

雞鳴山拔地而起,雄視著雞鳴驛古城。

雞鳴山拔地而起,雄視著雞鳴驛古城。

沿著「110國道」前行不遠,便是大名鼎鼎的雞鳴驛古城了。古老的土砌房屋,仍堅強地經受著風沙的侵襲。紅磚房和很多不規則石頭壘成的院牆倒是與眾不同,也算是當地民風的一種傳承吧。翰海藍天,金光普照,東城牆、東門上的樓閣以及遠處湛藍色背景下的高大的雞鳴山都沐浴在柔和的夏日微風之中。而那山像一個飽經滄桑的老人,筋脈清晰,和泰安祥。穩穩地端坐在雞鳴驛城身後,聖潔而又莊嚴,護佑著這座同樣歷經滄桑的古城。

這座古城巍峨而又莊嚴,於蒼涼之中透著生機。城池東門通往西門的大道,二門遙相呼應,登上城樓向下望,一條寬約十五米的大道直通西門,筆直寬敞,無遮無攔。可以想見當年驛卒夜持炬火、飛馬傳驛,行人避讓的緊急壯觀情景。西城門上有一個同樣高大的城樓,遠遠望去格外有味道。那些黃的土胚房子和灰的、紅的瓦楞房頂,在城的上空飄蕩的炊煙,伸出的老樹枝椏,都顯得蒼涼、神秘而充滿誘惑。

雞鳴驛古城正門。

雞鳴驛古城正門。

放眼望去,四分之一平方公里的小城還是難掩600多年風雨歲月的剝蝕和多次戰爭和運動對它的破壞。今天的雞鳴驛古城中,歷史建築二級殘損以上的占到70%以上,在遠方突兀於一片平原之上的高大雞鳴山的襯托下,不禁對這破敗的古老驛站的生出淡淡的悲涼。

成吉思汗這個偉大的民族英雄並不只識彎弓射大雕。他率領千軍萬馬橫掃歐亞大陸,在留下史詩般英雄傳奇的同時,又把神話從馬背演繹到陸地上。作為一種文化載體,遍及大陸的驛站反映了成吉思汗及其子孫吸納漢民族政治文化的積極舉措。粗覽唐宋元明清史,元代對驛站的記述最為詳盡具體。這個驍勇強悍的民族,又以其精細縝密的思考,在唐宋驛站的基礎上不斷增補完善,為中國現代郵政提供了許多可資借鑒的寶貴經驗。

驛城中兩處「鴻禧接福」的磚雕,訴說著當年逃難而來的慈禧太后曾住宿此地。

驛城中兩處「鴻禧接福」的磚雕,訴說著當年逃難而來的慈禧太后曾住宿此地。

位於城中間的一條只可一人容身的狹窄的胡同裡深藏著一段鮮為人知的的傳奇故事:八國聯軍進入北京後,慈禧太後倉皇出逃,到雞鳴驛落腳,在一個姓賀的人家住了一夜。《清史》記載:「……已未,德、奧、美、法、英、意、日、俄八國聯軍聯兵陷京師。庚申,上奉皇太后如太原……乙丑,次雞鳴驛」。驛城中兩處「鴻禧接福」的磚雕都含蓄地映帶出這段歷史。想來有關慈禧住賀家大院的故事並不是空穴來風,而且那段歷史據今不過百餘年。

雞鳴驛有東西兩個門,東門的門樓上寫著「雞鳴山驛」,西門樓上則寫著「氣衝斗牛」。歷史的滄桑感一下子湧上心頭。只見驛站的主幹道將這個小鎮一分為二,南北兩邊的民房倒的倒,殘的殘,宛如整個小鎮在做一個長夢,夢未醒而身已老去。靠近城門的馬房、戲台、小廟還在,卻不見主人的蹤影,但門樑上的劃㾗和牆上的塗鴉詩,分明讓人感受到昔日的喧囂。

雞鳴驛最重要的宅子有兩個,一個是指揮署,一個是驛氶署,前者是驛站的軍事長官辦公的地方,後者是驛站的管理者驛丞辦公兼休息的地方。今天的指揮署已經是再普通不過的民宅,沒有絲豪的衙門氣息。它的後邊是出名的賀家大院,兩者都有一些「奢侈」的裝飾,而西太后當年逃亡時住過一夜的賀家大院也成了歷史聖地。相比之下,驛丞署雖然沒有指揮署那麼豪華,但卻多了許多雅致。這個宅子自民國時代就歸順了一個郎中,他的後人一直住到現在。

合作媒體:你好台灣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