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期】微閱讀,大陸讀書新潮流

文/風清揚

微閱讀配圖等車時,習慣拿出手機看新聞;走路時,喜歡戴上耳機「聽」小說;等人時,看電子書打發等待的時間……如果有這些行為,說明你已在不知不覺中成為微閱讀的執行者了。微閱讀是一種借短消息、網文和短文體生存的閱讀方式,口袋書、手機報、微博,微信文章都是微閱讀的形式。

我的微閱讀時光豐富多彩

「每天上下班,我在地鐵裏的時間有1個小時。我喜歡利用這段時間讀點書。」王晨是北京一個普通上班族,他說的讀點書是指手機閱讀,一些熱門電視劇的同名小說、新聞報導、微信訂閱號或朋友圈裏的心靈雞湯文都是他涉獵的範圍。「我地鐵裏的微閱讀是豐富多彩的,是我一天中最放鬆自在的時光。」王晨算了一筆賬,一天1小時,一周5天,一個月20天,那12個月算下來,這是一段不少的閱讀時光呢。

王晨這樣的微閱讀擁躉不是少數。數據顯示,2016年大陸成年居民數字化閱讀方式的接觸率為68.2%;其中,9.8%的居民傾向於「網絡在線閱讀」,33.8%的居民傾向於「手機閱讀」,3.8%的人傾向於「在電子閱讀器上閱讀」,1.0%的人「習慣從網上下載並列印下來閱讀」。

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們的生活和工作節奏越來越快,對閱讀提出了「快、精、準」的新要求。互聯網是新時代的產物,是信息傳播的「發動機」,而這兩者的結合,恰到好處的解決了閱讀的「困境」。微閱讀逐漸成為引領讀書的新潮流。

微閱讀,打開新世界

王晨三歲的女兒喜歡聽他講故事,只要有時間,王晨會帶孩子到社區的小公園,父女倆無拘無束地放聲朗誦,他希望能利用有限的時間給孩子營造一種讀書氛圍,在孩子的心中播下熱愛閱讀的種子。「我經常是從網上下載一些適合的內容,讀給孩子聽。一方面兒童繪本普遍不便宜,而且能購買的數量和種類相對有局限性,但是網上下載閱讀就不存在這個問題,涵蓋範圍廣,內容豐富。」他說。

文藝復興時期,培根曾說 「開卷有益,讀書可使人愉悅,增加文采及充實才能。」這句話道明了閱讀對人生的真意。在當今社會,人們賦予閱讀新的「使命」,閱讀對人們的意義不僅體現在讀書這件事上,而更多的是與人們的工作生活發生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增長學識,開民智;傳遞資訊,拓言論;淨化靈魂,修身心;體味生活,明事理。但是一個人的時間、精力和財力畢竟有限,而微閱讀的誕生和流行,給人們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微閱讀也可以深閱讀

隨著微閱讀的流行,關於這種新型閱讀模式的討論也越來越多,雜七雜八的話語夾雜其間,有人說,微閱讀是淺閱讀,是浪費時間消費段子,算不上是深度閱讀。

在閱讀這回事上,不同的人具有不同的閱讀口味,而閱讀的「深」與「淺」顯然是由閱讀主題的人來決定,而不是由閱讀工具或者閱讀方式決定的。對膚淺的讀者而言,不管其閱讀的方式如何,閱讀的內容怎樣,因為見識不高,閱讀起來自然是淺的。

微閱讀的表現形式是短、快,其載體形式也決定它並不適用於所有文本內容,但微閱讀的內涵卻包羅萬象,甚至於跟閱讀專家的閱讀理念相比也不差,也有深度。就好像「小而美」的文化,在大家都向往宏大敘事的時候,對細微生活的關注同樣精彩。微是精華,是對世界的仔細觀察,微閱讀也能見證大千世界。

本版合作媒體:你好台灣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