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期】別為「台獨」偽命題打仗: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台生劉哲瑜

劉哲瑜文/程朔、吳曼曼

「我在台灣生活的時間不是很長,7歲之後就隨母親到廈門生活。放假時候會回台北,總會帶些『周黑鴨』等東西的給家人,所以他們就會很期待我的假期。」

「最懷念在廈門度過的少年時光,從小學到中學,都有最美好的記憶,總是喜歡回憶起來,慢慢『咀嚼』,好像有點幼稚呢,希望你們都不要見笑。」

劉哲瑜,台北90後,目前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金融學院讀書,家中還有一位大他8歲的哥哥,雖然與兄長相處時間不多,但兩人感情頗深。哲瑜的父親由於工作原因且要照顧年邁的母親,只能留在台北,與哲瑜母子兩個分隔兩地,常年離多聚少。「還好互聯網絡很強大,一家人每天都能接通視頻以慰相思。」

回憶少年的話題挺青澀

記者:就先聊聊對18歲之前的回憶吧,準備從哪裡開始呢?

哲瑜:火炬學校吧,那可是我人生開始的地方。而火炬學校給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我曾經參加的學校合唱隊,火炬合唱隊。

記得那時候真的恨透合唱隊了!每當別人在睡覺的時候,我卻要早早地從床上被拉起來去排練。其實,最開始我都沒有想到過自己能加入學校的合唱隊。音樂老師是有讓我去參加考試,可自己根本不想去合唱隊,就一直沒有去。結果在一次合唱隊全校表演的時候,在全校同學面前,音樂老師直接把我從觀眾隊伍裡拉上了台,我當時都震驚!就覺得「幸福」來得太突然了,讓人一時無法接受!就這樣,我就成為廈門火炬學校合唱隊的一員了。

進入合唱隊後,辛苦的排練給了我很多的收獲。可是想起來,自己還出過一個對不起合唱隊的狀況。那是在一次合唱比賽之前的時候,其實我那時練習得很刻苦,也想為團隊爭光,可是由於好吃,沒有自控力,吃辣吃多了,結果嗓子壞了,比賽的時候,聲音上不去,而最關鍵的是,我當時是合唱團的領唱!我的聲音沒上去,可想而知整個團隊的效果了。我至今還抱有歉意的,是感覺挺愧疚的,對不起老師和同學。

從合唱隊聊起,其實也是藉這個機會,再對火炬合唱隊的老師表達一下歉意,告訴他們,那段日子雖然很簡單,但我一直懷念著。

記者:在火炬學校時,學習成績怎樣呢?

哲瑜:在火炬學校,另外一個深刻的記憶就是,因為自己學習沒有足夠用功,導致最後自己竟然連3A都沒有。現在還記得當時的心情,很愧疚又很無奈,也好後悔。不過還好,要感謝我的父母,盡管畢業時沒考上更好的學校,但父母並沒有責怪,反而給了很多的鼓勵。他們好像知道年幼的我,也是有自己的苦衷與壓力,現在想來,真的很感謝爸爸媽媽,感謝他們的理解。

之後,我抱著逃避的心理,沒有在火炬繼續讀完初中。後來考到廈門外國語學校。說起原因,還挺青澀的。我在火炬學校的時候遇到一個很漂亮、很溫柔的女孩子,她身上有那種古代女人的典雅文靜範兒。當時還是年少,青春期中容易對異性產生莫名的情愫,我被深深迷住,一發不可收拾。然後,我和我父母都明白,為了安心學習,只能轉校才能靜下心來讀書了。於是,某天,一個小男生,背著單肩包、揚著嘴角、眼望著教室的房頂,「跩跩」的樣子走進一個全新的、陌生的班級。

到了廈門外國語學校高中部以後,曾經參加過那裡的舞蹈隊,跳得比較辛苦,但是也鍛煉了意志,還因為生活的內容很多元化,所以學習成績有了很不錯的提高。高中畢業,通過「港澳台聯考」,收到入學通知書的時候,整個人才像是釋放一樣,渾身散發著前所未有的輕鬆感。一瞬間就像渾身懶洋洋的躺在沙灘上吃著東西、太陽照在身上,無與倫比的、身與心的輕鬆。那時候就能回想起來中學裡面太多美好的青春記憶。可也就是高中畢業了,不再是少年人了,後來的日子也都不再簡單了,比如聯考就很不簡單呢。

談論現實的話題很嚴肅

記者:過了18歲後的話題,就都不那麼「簡單」了,聊些最有代表性的吧。

哲瑜:作為剛過18歲的年輕人,留下印象最深的首先是高考;而作為一名在大陸讀書的台生,最關注的就是兩岸關係的發展前景了,先說高考吧。現在想來,高考還真是人生當中很重要的一個步驟、一段過程。其實我到現在仍然不喜歡中國大陸的高考制度。覺得在國外更注重實踐,所以國外的孩子動手能力普遍比大陸孩子能力強,不像大陸這樣只注重筆試。高考結果一出來就會有人歡喜有人憂,其實並不是說成績不好就等於腦子不靈活,那理論不好但實踐很棒的人也不是沒有啊。

在準備高考的那段時間裡,大家都處於緊繃狀態,每天都只知道學習、學習、再學習,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做其他事。還記得在準備高考的那段時間裡,因為是理科生的原因,每天都是在寫寫算算,腦子好像都數字化了。考試結束,但是分數還沒下來,等分數的過程依然是一種煎熬,好不容易等到分數下來了,大家最後還要為填報哪所學校而苦惱、緊張。

由於我們是考前先報名,所以在報考之前,我在網上搜索了好多熱門專業以及冷門專業,最終因為自己從小就對數字敏感,就選擇了金融工程專業。我的第一志願是南開大學的金融工程專業,那可是周恩來的母校呢。結果,錄取通知書到手的時候,我還是很震驚的!沒想到居然會被第二志願錄取,好在專業還是對的!到武漢上學後,除了冬天還需要練習著適應之外,最猝不及防的是,武漢居然也會有霧霾,雖然看上去比起北京等地要小一些。好吧,不管怎樣,自己選擇的路,就是哭也要走下去的。

記者:以台生的角度,談談兩岸關係前景。

哲瑜: 大家都知道「九二共識」,它強調一個中國的概念。蔡英文的執政團隊不接受「九二共識」,對於我們台生來說,會帶來某些困擾,但我想不會對我們影響很大。因為大家都很清楚,現在的內外環境之下,「台獨」根本就只能是個偽命題而已。首先,從文化傳統、人們的血統而言,台灣人就是中國人,這個沒有辦法變化或者迴避;另外呢,就是台灣的經濟、軍備都那麼的差,而且許多國家與台灣交往的前提都是「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總之我覺得,「台獨」又沒好處、也不現實。對於「5.20」之後的台灣,我的一個希望就是,千萬別因為「台獨」這個偽命題而發生打仗的情況。

合作媒體:台聲雜誌